X

未登录

我的积分0分

2020/04/13 来源:原创

本期《唐宁会客厅》,我们迎来了节目开播以来的首位经济学家——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


直播前,我们赞叹于黄教授的履历,他不仅是中国经济研究领域的核心人物,也是少数能拥有学界、商界、政府3重身份的知名经济学家。



● 曾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 担任过花旗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 现任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听完了直播,我们才明白,何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黄益平教授,用清晰的逻辑、精准的表达、直白的比喻,仅用11张PPT就把过去40年与未来30年的经济讲的清清楚楚,观众直言“醍醐灌顶”。


▲ 以上截图来自宜信财富APP


下面小编就将这凝集了学者智慧的11张PPT与黄教授的精彩解读分享出来,此文值得收藏。


以下图片与文字,均为黄益平教授直播分享,观点仅作经济学探讨,不作为任何投资指导意见,



01

GDP


我想先从大变局与大格局变化中,来看中国经济眼前遇到的困难。


首先,在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一直在持续地往下走。


2009年中国实行了四万亿的刺激政策。2010年全年GDP增长速度达到了10.6%,之后一路下降到了去年第四季度的6.1%。


2019年,北大国发院作为国家的高端智库之一,与全球排名第一的智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联合做了一个研究。课题是“至2049年,中国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会遇到怎样的挑战”。



首先我们面临的是低成本优势的丧失。


1978年,我们的人均GDP约230美金,基本上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19年,人均GDP已经超过了一万美元,已是中高收入水平,离世界银行所设定的高收入门槛12600美金已经比较接近了。


短短10年,我们从中低收入水平的经济,到了中高收入水平。人们变得更富裕了,但是对经济来说,我们却失去了很多在全球具有竞争力的产业。例如原来许多劳动密集型、低端的产品,正在逐渐消失。经济学里有个“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意思是经济发展以后,你的成本水平提高,必须要产业升级,才能持续发展下去。


过去我们是有低成本优势。只要能生产出来产品,质量不是很差就能卖得出去。现在成本高了以后,必须生产高质量的优质的产品,否则就不会有竞争力,经济就不会发展。



其次,我国人口结构正在发生改变。


1980年前后,中国开始计划生育,我国人口结构也开始发生变化。如上图所示人口抚养比出现了变化。(人口抚养比可以简单理解为一百个劳动力需要养多少个人)


过去四十年间,人口抚养比一直在往下走,这意味着,第一我们的人口劳动力的负担变得越来越强,第二我们劳动人口的比重越来越高,我们整个人口生产率在不断地提高。2010年人口抚养比达到了底部。虽然现在已经开始上升,但这个上升是相对应的。


① 总的劳动人口已经开始在减少,这意味着未来的经济增长的支持力会相对减弱。


② 人口抚养比会上升,意味着我们未来人口结构变化,整个中国的人口就是老龄化。每年我们劳动人口大约会减少800万人,但是老龄人口每年增加1200万人。


老龄化以后储蓄会减少,消费会减弱,劳动共济会减少。对我们下一轮的经济增长,是第二个很重要的挑战。



最后,我们正在经历从未发生过的逆全球化挑战。


中国在七十年代末开始改革开放,正好赶上了全球化的浪潮。在此过程中,无论是中国市场扩张,还是外国投资中国支持经济增长,都对过去的GDP高速增长发挥了很大作用。


然而,金融危机后,一些国家政策出现了变化。从上图美国关税税率我们看到,从1930年之后关税税率在不断下降,总体来说美国市场在不断地开放。但从特朗普总统上台,几乎两三年时间,实际关税税率已经回到了二战前的税率,整个市场变得不再像过去那么开放。


这在一定意义上意味着,我们未来如果还要持续高速增长,外部经济和市场环境不会像过去那么友好。


另外,我们自身也有变化,如今中国已是一个大国经济,用通俗话说的就是中国到国际市场上去买什么什么就贵,卖什么什么就便宜。这就意味着,我们如果还像过去那样持续高速增长,我们的出口、我们的投资,对其他国家是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国际市场可能不会像过去那么容易的来消化和容纳我们的高速扩张。


所以,无论是逆全球化的政策还是我们自己体量发生的改变,都意味着我们不太可能再像过去四十年那样持续靠开放、靠国际市场的份额来支持我们的经济增长。


02

新常态


把以上3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就是我们可能要面对的一个中国经济新常态。未来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会怎样变化?我们做了三种不同的预测。总体上来说,到2049年,中国GDP增长速度可能会回落到2.7%到4.2%之间。


如果能实现4%甚至稍微低一些,其实应该算是不错的结果,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经济体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


2010年以后经常会有企业家朋友问我,中国的增长速度什么时候会彻底回升,什么时候政府再刺激一把好日子又回来了?


实际上过去的这种增长是奇迹式的增长,而奇迹就意味着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所谓进入新常态,一定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常态化的增长。GDP增速下跌,全世界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


过去五十年,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都已经是比较发达的经济体。但是他们在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都很贫穷,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也经历了我们今天碰到的问题。它们的产业结构都在高收入、高成本基础上形成了有竞争力的产业结构。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下一步也要做。


03

趋势性机会


我们恰好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也许在一定意义上来说可以帮助我们缓解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带来的问题。


我们研究发现,从现在到2049年,整个劳动年龄人口可能会减少1.7到2.6亿,但是如果我们把机器人、人工智能用好,2到3.3亿的劳动力完全是有可能被替代的,这对我们每个人和每个企业的含义都非常深刻。


第一,你只要能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即便是我们劳动成本上升了,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了,但持续增长是有可能的。


第二,对于每个个人和行业来说,都要面对我们的职业和行业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被替代掉,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简单来说重复性的体力活动比较容易被机器替代,很多个性化的、包含情感的就不太容易被替代。


在过去四十年,中国在世界市场上创造了两个世界级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就是中国在大宗商品市场的故事——我们只要是到世界市场上去买铁矿砂,整个市场就起来了。


第二个故事则是关于中国生产。过去有个笑话就是,当你到国外旅游,不仔细看生产地很可能就买了一个中国制造的产品就回来了。曾经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可能占了1/3甚至2/3的主导地位。


下一个中国很可能会创造的世界级故事,就是中国消费品市场的故事。2019年,中国零售市场总规模已经接近并超过了美国市场,变成世界最大的市场。所以对我们来说,中国市场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是全世界的生产者都需要瞄准、追逐甚至是追捧的一个地方。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04

疫情


2020开年,我们遇到了新冠肺炎,很多学者在争论到底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不管定性成什么,新冠都对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今,新冠正成为全球性的问题并在进一步的演变过程当中,其中有两方面值得注意。


一方面,我们不可能长期封闭。如果国外的问题持续一段时间,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另一方面,2003年非典结束后外商投资在整整一年后才恢复正常,本轮新冠之后又会如何?这个问题我们值得考虑。



1918年,世界爆发了西班牙大流感。西班牙大流感期间,用美国数据来看,横坐标是死亡率,纵坐标是制造业就业的变化。简单的结论就是,凡是所谓的非药物干预,管制强度越大死亡率越低,最终对经济活动的影响越小,这对我们有借鉴的意义。


一手抓疫情控制,一手抓复工复产非常重要。各国的问题在持续,很多国家的问题还在不断恶化,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权衡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疫情期间,对于居民、企业和机构,最关键的就是让大家活下去,其中保持相对比较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很重要。我特别关注的就是中小企业,如果短期内因为突然的系统性冲击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同时倒下,这就会变成系统性问题。


中小微企业对GDP增长的贡献有60%,如果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倒下,我们增长是很难保的。再者他们提供了城镇就业的80%以上,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一大批企业倒下的话,我们的就业就会出问题。大家都知道就业差社会稳定就会变差,因此防止现金流断裂一般来说就是三种做法:


① 尽快增加收入。提高营业收入,这个需要复工复产来支持他们;


② 尽量控制和减少费用的开支,包括像电费、房租、社保缴费等等;


③ 可以通过外部融资,这段时间数字金融机构正在发挥着非常有价值的作用。


中国经济在一个非常大的变局当中,有很多方面的经济特征都在发生改变。如今长期的大格局变化和短期的冲击碰到了一起,所以对很多企业造成了额外的困难。


法国有一位经济学家叫巴夏斯,他曾经提出一个破窗理论。意思就是如果有一个小孩把理发馆的玻璃窗给打坏了,那么理发馆的主人就得去玻璃店定一块玻璃,玻璃的店就得到玻璃厂去定货,定来了之后让工人把它装上去,所以一块玻璃也许五十块、一百块,但是在整个过程当中因为打破了一块玻璃,其实是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创造了很多经济。


当然并不是鼓励大家都来打玻璃,他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我们在碰到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有时候还是要看到积极的方面。


电商最早就是在2003年开始的,在非典期间它并没有发挥很多作用,但经历了非典,无接触交易一下子就变得活跃起来了。我相信通过这一次疫情之后,起码我们大家会感受到无接触交易的价值是非常高的,未来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高。


我个人觉得数字经济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通讯技术从1G、2G、3G、4G到5G其实是在不断提高,水平提高同时内容也在不断改变。随着5G技术的推进,我相信未来会提供很多机会。下一波的全球化,应该是以数据作为载体,在各个国家之间分享,推动更多的跨境活动。


在活下去的同时,我们要更多地关注下一波要做什么。现在说V型反弹不可能,但也有可能是一个U型反弹,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趁着这个U跟着一起往上走。



  1. 上一篇 : 宜信财富荣膺《亚洲私人银行家》“中国财富奖”五项最佳财富管理机构大奖
  2. 下一篇 : 《唐宁会客厅》论道新基建:产业每提升1%效率都产生巨大价值

  • 微信公众号

  • 宜信财富APP

  • 宜信财富美版APP

95183

客服热线
(工作日9:00~18:00)

预约专业理财顾问1对1服务

理财顾问会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

京ICP备12016237号-4 CreditEase©2020 版权所有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05号    |    Tel:010-58664599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交易 返回